烟台心理咨询,烟台青少年心理咨询中心,烟台育心心理咨询中心,烟台心理咨询师
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参考案例 » 心理咨询案例-处理羞耻感
心理咨询案例-处理羞耻感
作者: 来源: 网络 日期: 2018-08-20 点击数: 201
 今天跟大家分享完形大师史蒂夫维纳老师给我做的一次个案过程。

我会尽力去呈现个案中事实的部分,比如老师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动作?我又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动作?我在此过程中真实的感受是什么?我会尽力只谈事实部分,而不去做评论。

为了让大家更好的理解这个个案,我是很有必要的去介绍一下这个个案的来访者的背景和经历,这个个案的来访者就是我自己本人。

那么下面我就开始分享我自己的事情:我的名字叫陈影萤,今年35岁,我学习心理学一共有6年了,我不是心理咨询师,我是心理学的爱好者。

我在六年中一共上过五六十个心理学的课程,除了上课之外,我还在不间断的找心理咨询师做一对一的个人体验,我前后一共找过20多位心理咨询师,我总共的个人体验小时数已经超过了250小时。

我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心理学这个领域呢?因为我希望通过学习心理学来成为一个更好的我自己。

关于成为一个更好的我自己,每一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定义。那么对于我的定义是什么呢?

对于我而言,就是开启我生命当中所有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我本来就拥有的但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因为我受到了伤害或打击,而将我本来就有的能力以及这个能力可带来的可能性给抛弃了,所以我希望可以通过学习心理学将我失去了的能力给重新找回来。

另一方面,我也希望通过学习心理学来开启那些我从未拥有过的能力。有一句话叫做每一个人的内在都是未开发的宝藏,所以我希望通过不断的建设我自己的内在,让我可以发展出我从未有过的能力,让我的潜力充分的得到发展,去做我之前不敢做的事情,去尝试生命中的很多可能性。

现在,我再具体一点去说刚才提到的关于开启生命的可能性的事情。我来讲两件具体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在我14岁之前我很会写作文,我的作文好到什么程度呢?我的作文有很多都在当地的报纸上发表了,可是后来因为一个事件,我彻底的把会写作的能力给抛弃了。

第二件事情,在14岁之前,我是一个非常广交朋友的人,对他人非常热情和主动,我当时的朋友圈子可不仅局限于我自己的学校,我的朋友圈是遍布在我所在的城市的各个学校里,到处都有我的朋友。

后来呢,也是因为同样的一个事件,我彻底的将我广交朋友的能力给关闭了。我成了一个很高冷的人,总是和人保持着距离感,认识我的95%的人里面都会觉得我很高冷。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事件让我改变了这么多呢?

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呢?说起来也挺难以理解,这个事件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情,即使是现在心智成熟的35岁的我来看这件事情,也觉得是挺好的一件事情。可是这件好事情,真的让我的状态变差了。

下面我就跟大家具体说说:在我14岁的时候我出国了,去了澳大利亚上学,而且是和妈妈一起去的,并不是独自一个人去的。可是到了澳大利亚,我立刻就变的不是从前的我自己了。原因就是,因为那个国家是说英语的,可是我不会说,我也不敢讲。

14岁,正是学习能力很强的时期,可是我偏偏在那个年龄,感到非常力不从心。

我没有办法克服开口说英语这件事情。我当时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不开口,不到万不得已,就是不开口说英语。不管会说还是不会说,能不说的情况就是不说。

因为每一次我说英语的时候,我的内在就会有一个声音在笑我自己:

怎么发音这么不准?怎么语法全混了?怎么声音像蚊子叫一样?啊呀,我声音这么小,另外一个人一定看得出来我好紧张。

完蛋了,我的光鲜形象全被毁了,而且更要命的是,每当我说英文的时候,对方可能会因为我说话的声音确实太小了,对方会很礼貌的反问我,“亲爱的,你刚才说的啥?可以再说一遍吗?我没有听清”。

每当对方这么反问我的时候,哪怕是很礼貌的态度,我都感到无地自容,很羞愧,恨不得找个地洞躲起来,更尴尬的是,这种时候我还会无法控制的脸红。

有时候碰到一些很敏锐的人,他们会发现我的脸红和尴尬,于是他们就友善的停止他们的追问,他们可能就随便的说点什么然后就转移话题。他们这样做是为了照顾我的感受。

一方面,我是感激他们这样转移话题的,另一方面我是觉得很挫败,我很多时候都很想大哭一场,为我的失败而哭。可是另一方面我是鄙视弱者的,我瞧不起动不动就哭的哭包,我会理智的想,“失败就失败,没什么,一点点小事情,回家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把英文练好,然后让每一个刮目相看。”可是呢,我回到家,又很少会行动。

即使有时候行动了,我也没有一次会坚持超过3天的。雄心壮志的定目标我很擅长,但是到了行动的时候,我会找各种理由拖延。

关于坚持的这个能力我到目前还是没有发展起来的,不过这个不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还是言归正传的回到刚才那个话题。

刚才说到,在我每一次脆弱的时候,感到想哭的时候,我就会自己鄙视自己。我特别痛恨自己的脆弱和想哭,可是我就是容易感觉挫败受伤泄气和想哭啊,那怎么办呢?一方面我讨厌自己是一个弱者,另一方面我就是很容易脆弱。那怎么办呢?

于是,我发展出了一个能力,专门来对付自己的脆弱。这个能力的名字叫做情感隔离。

每当有不好的感受的时候,我就开始情感隔离,隔离我所有的感受,当我将感受隔离到完全没感觉的时候,我就不觉得难过了,也就不会是一个弱者的形象。

我的这个情感隔离的能力发展的很好。我可以很轻易的将自己的感受隔离的无踪影,我可以的,这一秒我在哭,下一秒我就可以笑,这一秒我还在和一个人吵架愤怒着,下一秒另一个人打电话来,我马上就可以变成另一种很正常的声音。

因为拥有这个能力,我可以更好的生存和适应社会。这是情感隔离带给我的好处。

现在我要说一下情感隔离带给我的坏处:我情感隔离是为了隔离那些脆弱的受伤的感觉。

在澳大利亚那个讲英语的国家上学,我几乎每一天都需要讲英文,每一次讲英文我都会出现很不好的感觉,我十几年都没办法克服这个问题。在讲英语的国家上学,我又怎么能完全逃避讲英文这件事情呢?而每一次对着老外开口说英文,我都会出现自卑的感受。所以,我每一次和老外说英文,我都需要使用情感隔离的能力。

关于情感隔离这个能力呢,其实啊,每一次我开启这个功能的时候,我其实是很幸苦的,每一次都很消耗我的能量。

一个人如果可以做真实的自己是非常充电的,而一个人带着面具生活是很累的。

我不喜欢做人这么累,所以呢,我就尽量的去避免那些需要使用到情感隔离的事情。所以像说英语这件事情,我是尽可能的去巧妙的回避掉。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才硬着头皮去做。

我的情感隔离的能就像武器一样,被我带在身边,必要的时候用来防身。

然后,我自己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我可以卸下这层情感隔离,哭一会啊,休息一会,睡觉啊,吃东西啊,一个人待着,自由自在的,很舒服,很自在。

外面的世界太复杂,我的内心还太弱小。所以,我喜欢一个人待着,因为这样自在。

可是一个人待着并不是我的天性,我的天性是喜欢社交的,是喜欢和人混在一起的,这也可以解释我的一个现象,这么多年来,我都喜欢居住在很热闹的地方,但是我自己的家是不让外人进来的。我喜欢在闹市中独处。

到了澳大利亚以之后,由于每一天都需要面对说英文的事情,我每一天都在使用情感隔离,所以每一天都很累。

另外呢,我还需要动很多脑筋和花很多的时间去想一些办法去回避讲英文以及其他的令我挫败的事情。

所以呢,我每一天就忙着情感隔离和忙着想回避的办法,这两件事情已经让我精疲力尽,哪有时间搞别的事情呢?还好,我有一个很好的优点,就是还挺会照顾自己的,我感到心力憔悴的时候,我会努力为自己找一些机会休养生息一下,要不是我经常想各种办法休息休息的话,我应该早就活不下去了。

作为当时十几岁的我,经济也不独立,还和妈妈住在一起,其实是没有这么多属于自己的空间的。而我,只有在完全感到安全的时候,比如在自己的空间里的时候,才可以做真实的自己,才可以充电,才可以恢复体力。

那个时候,我经常逃课,逃课的好处一是可以回避说英语,二是我可以有机会透一口气,让我疲惫的心灵休息一下。

现在总结一下,到了澳大利亚以后,我都忙着在做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使用情感隔离;第二件事情,想办法回避不喜欢的事情;第三件事情,找合适的机会休息和补充能量。

这三件事情已经基本占用我很多的时间,所以呢,我本来以前是很喜欢在闲暇的时间写个文章什么的,后来就再也没有精力去搞写作了。久而久之,我就把这个写作的功能给扔了。

由于我到澳洲之后挺忙的,我也就不再联系中国的朋友们。由于不愿意讲英文,我也不会去交外国的朋友,我在澳洲十多年中,没交过一个外国朋友,史蒂夫维纳老师算是我交的第一个外国朋友,他也是与我交流英语最多的一个老外,这个事实听起来即心酸又滑稽。

虽然在澳大利亚的时候我是会和中国人交朋友的。由于我总是使用情感隔离,总是带面具啊,我也就越来越像这个面具了,所以我从外表看来总是很面无表情的样子,很多人都说我是冰美人。

冰美人当然不会有很多的朋友啊,所以社交这个能力我也就渐渐的扔掉了。

我把善于交朋友这个能力扔掉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很怕走的太近了的朋友看到我的脆弱和弱点,我不喜欢别人觉得我是弱者,这让我很讨厌我自己。

后来,在学习心理学的过程中我知道了,我当年所体会到的无论是害羞啊,挫败啊,自卑啊,内疚等等这些不好的感受,有一个心理学的名词,这个名词叫做羞耻。

这个羞耻和生活中所用的羞耻会有一点差别。

是的,我是一个很容易出现羞耻感的人,而且我一直都卡在了这股能量中。

我卡在羞耻这股能量里面,羞耻就是束缚我成长脚步的外壳。

羞耻是一个什么样子的能量呢?羞耻是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接近自杀的一种能量。全世界最负面的能量,就是羞耻感。所以这是一个很厉害的能量和外壳。正因为这股能量很负面和厉害,即使经历了6年的学习,上了这么多课程,找了这么多心理咨询师,也没办法移除这股能量。

好多事情我依然不敢去行动,比如我特别羡慕演讲者和舞者。

人前演讲和人前跳舞这两件事情,我想象了很多年也没有行动过。我不敢做,因为我卡在了羞耻的能量里。

还好,现在的我的已经突破了这层障碍,我已经敢做了。

是什么样的事件帮助我突破了这层羞耻的障碍呢?是因为一位完形老师史蒂夫维纳的帮助。

下面我将分享维纳老师给我做治疗的过程。完形大师维纳老师是如何在短短50分钟的时间就把困扰我很多年的这层羞耻的能量给移除的呢?

这是一次关于羞耻感的治疗,这个个案是在课堂上做的,当着全班同学的面。

在治疗的一开始,我跟老师讲了三件关于我自己的事情,这三件事当中刚好有一件事情属于我和维纳老师之间的事情。

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我跟老师说的是:“昨天,在课间休息的时候,你特意走过来对我表示感谢,感谢我做的这个和那个的时候,我其实感受上是很不舒服的,我当时的想法是希望你赶紧走开,赶紧结束这种对话。所以我当时就慌乱的回应了一下,然后就逃跑了”

维纳老师是这样回应我的,他说:“就你刚刚说的三件事当中,刚好有一件是关于我与你之间的,那就挑选这一件事来做一些具体的工作吧。因为此刻的我们正处于某种关系当中,我不想把所有的焦点都放在你身上,也让我也告诉你一些关于我自己的事情。那么昨天向你表示感谢是有两个原因的:

第一个原因是,我这个人是有点自我中心的,我容易忽略掉周围的人为我做的事情,很多时候我即使看见了,只会理所当然接受,所以昨天呢,我就提醒我自己不要太自我中心了,应该主动的表达一下我的感谢才对;那另一个原因呢,是你带给我一种很难以捉摸的神秘的感觉,我总是觉得可以看到你但又好像根本看不到你一样,就好像你总躲在一层迷雾里面,所以,我昨天那个举动就像是要试图在那一层迷雾中逮住你一样。”

然后我接着是这样回应老师的,带点小开心:“刚才你说我捉摸不定和神秘的时候,我觉得很开心,连你这样的大师都看不清楚我所以……我觉得自己好厉害呀。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即使你不主动来对我表达你的感谢,我早就看出来你是感谢我的,我从一些细节里感觉到了,所以不管你说还是不说,我都是知道的。”

维纳老师语气温柔:“就刚刚你说的……我并不需要表达你就都知道了,你这样说的时候让我会有点不好意思呢,因为这样的一个领域我并不擅长。我虽然做心理治疗师三十多年,对人性也有较深的理解,可是我在平常的人际交往中,其实是属于那种笨拙的男人。”

听到老师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咯噔了一下,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出现了,我至少停顿了30秒钟。

我支支吾吾,“就……刚才……你说你不好意思的时候,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我不太知道这个感觉是什么,不过这种感受不舒服。”

维纳老师关切的问道:“这个不好的感受是什么样的感受呢?能否再多说一点?”

我回答:“额~~我也不太清楚,就好像我做错了一件事情,我很多时候晚上回家睡觉的时候,会去回忆一天当中发生的事情,然后有时候我会感到后悔,后悔我当时怎么会说那样的话,怎么做那样的事情,对,就是这个感觉,就是这种后悔的感觉,好像我自己错了一样,这是一种内疚的感觉。”

维纳老师延续着他温柔的风格说:“内疚的感觉,这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吗?你可以就这样待在你这样的感觉里面吗?沉进这个感觉里去,就好像这个感觉是把你给拥有了。”

然后,我试着做了一下,接着我很抱歉的看着他摇着头说,“就刚刚我在回答这个不好的感觉具体是什么的时候,这种感觉就已经消失了,现在已经没有这种感觉了。”

老师笑了:“啊~立刻就回到了那个难以捉摸的女人了,一说话就自动启动了那个模式啊。”

我也一边笑一边点头表示同意。

接着呢,维纳老师说道:“我前面说的关于我自己不擅长在你的那个领域,并且说自己有点不好意思的时候,我当时呢,其实是在自我解嘲,就是自己开自己玩笑,我其实在自我解嘲的时候是非常舒服和自在的。”

这个时候我内心又觉得不舒服了,短暂的停顿之后,我回应到:

“其实,就刚才你说自己嘲笑自己的时候是很舒服很轻松的,我能感觉到你的好意,你是在试图安慰我,不过,这又会让我又有一种做错了的感觉,我觉得我自己又说错话了。我想的是,我干嘛要把你说的‘你有点不好意思’这几个字放大呢,我干嘛要这样小题大作呢?你根本没觉得有多不好意思,你根本就很自在很舒服。我却还在这里自责,其实这对你来说根本就没什么,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我是可以明显的看到维纳老师脸上出现了一种类似于流汗的那种表情,就是窘迫的表情。他还有一个摸头的动作,努力的思考状……

然后他说,“额~就在你我刚刚的互动过程中,你已经两次的出现那种不好的感觉了,两次的出现了内疚感。”

接着,他继续说到:“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其实在刚才互动的过程中,你之所以会出现不好的感觉,和我是很有关系的,我是有责任的一方,在这个过程中,我并没有给到你足够的支持,所以才让你两次进入了羞耻的感觉。这个在完形的理论框架里,内疚感和羞耻感的出现是因为在治疗过程中,治疗师没有给到足够的支持。就是说,在我刚才和你的互动中,我给予你的支持是不够的,所以才让你出现了内疚感。”

这个时候我赶紧解释:“哦,不不不不不,我感觉你已经在给我很多的支持啊,我是可以看到你在努力的支持我的。”

维纳老师说:“如果我刚好给了你需要的支持,你就不会出现这种内疚感,这个就是理论,是对的,足够的支持等于羞耻感的消失,正是因为没有给到你需要的支持,你才会不断的进入羞耻的感觉。这个过程中,肯定有我需要付起责任部分,我肯定是错失和遗漏了某些信息,但是我还没有完全搞明白你需要的支持具体是什么”

这个时候我的感觉是非常惊讶,因为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我反问到,“你确定吗?你百分百确定吗?足够的支持等于羞耻感的消失吗?”

老师非常肯定的说:“是的,这个就是公式,羞耻感是因为没有足够的支持。如果有足够的支持你就会从羞耻感里解脱出来。”

看到老师这么确定的样子,我当时的感觉是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我问他:“那这么说不是我的错咯,是你的错咯,你是治疗师,你没能给到我足够的支持,所以是你的错,不是我的错咯?”

然后老师依然很肯定的说到:“是的,是我的责任,你说的很对,这是我需要承担的责任。”

也就是从这个地方开始,这个案例出现了转机。当听到老师说是他的责任的时候,我除了轻松以外,还有一些感动。

同一时间呢,我的头脑也在同步的飞快的分析刚才他说的话是真的发自内心还是只是技术层面的操作?我当时的推理是,如果他是真的有错,那就真的是他的责任,那我就如释重负啊。如果他是没错,只是技术层面操作,我觉得他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帮助我,这个为了帮助我的发心也是值得我感恩的。所以,无论他是发自内心,还是技术层面,对我而言,都是可以接受的。

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我觉得我可以尝试去信任一下他。

我当时回应老师的话是,“你这么说让我有些感动,我觉得你这个人是个好人。”

与此同时,我的状态也有一个变化,我可以明显的感到内在有情感的涌现了。

这个时候就听到老师的声音,“那就这样待在你的感受里,试着和你的感受呆在一起,试着待在当下。”这个时候,我就很配合的按照老师的话去做。

我当时真的是非常的配合,同时也不自觉的把我的双手压在地毯上,就像在试着和大地链接一样。我很努力的清空想法,允许感受的涌现,双手用力的压地面,我怕我的感受又会飘走。不过,也就几秒钟,我的感受还是漂走了,我当时应该是冒出过这样的想法,“我把手放在地面上的样子会不会很丑啊?要是有一面镜子就好了”。

总之,我的感受还是飘走了。

维纳老师注意到了我状态的变化,他说,“你好像是漂移走了,你要飘去哪里呀?”

我说,“我不知道,我的感受已经减弱了。”

然后老师说道:

“尝试一下跟我一起待在当下,深呼吸~,是的,我在负起我的责任,是的,我很在乎你的感受,我也很在意你的羞耻感,我不想你就这样待在羞耻的感觉中,我不想把你一个人留在那种羞耻的感受里,我不想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待在那里,我不想让所有的压力都由你承担,我也愿意来承担我们关系当中属于我的部分,我要承担起我的部分。现在,请和我一起待在当下的感受里。”

这一次的我又是同样很努力的按照老师的话去做,试图待在自己的感受里。这一次比上一次容易了一些。

我说,“老师,你继续说话吧,不然我可能又漂移走了。”

老师问道“是什么想要让你离开啊?你好像总是要去一个地方一样,你想要去什么地方啊?”

我回答“不知道啊,这个就是自动的,我也没办法控制,就好像我是要去到那种我很无所谓,很不在乎的状态”

老师说,“啊,原来你需要和我切断,原来你需要和我保持一些距离。看起来你是需要很多的安全的空间才可以待在当下的感受里的,你会通过切断连接来照顾和保护好自己,所以我需要注入更多的关注和努力,这样你才会觉得足够的安全。

老师接着说:“在我们的关系里面,如果要让你全然的待在当下,首先我自己必须要全然的待在当下,并且呢,负起自身很多的责任,不把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那,不让你一个人去独自承担那个包袱,不让你一个人去承担那些内疚,那些后悔,是真的要负起我们关系当中我的全部的责任。是的,我正在全然的关注着你,和你待在当下,我也看到你脸上的泪水,我看到你正在看着我,我感到和你连接上了,我感到很愉悦,我很感恩我们的这份连接,我被触动到了,是很深的被触动了。”

从这个点开始我就进入了当下的感受了,是什么样的感受呢?是很多的感动,极度美妙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是第二次出现在我的生命当中,我曾经在另一个老师的课程中出现过1秒钟这样的体验,而这一次在和维纳老师的个案过程中,这种体验前后加起来至少有5分钟的时间。

这个体验,就是治疗我的关键。

几年前出现过1秒钟这样的体验的时候,当时对我的帮助是非常大的,而且这种帮助是持续性的,是根除问题的。这一次,这样的体验持续了至少5分钟,对我的帮助究竟会大到什么程度呢?我还不完全知道,我会拭目以待的。

我没有办法用语言去具体形容这个体验,我当时的反应就是泪流满面,身体里好像有一种能量光球,将我整个身体都温暖起来。

 

也许人们说的在灵魂深处相遇就是这种体验吧,总之,这是一种愉悦的,美妙的,感动的感觉,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高峰体验。

刚才我给这个个案过程中我的体验的部分做了一点的解释,现在让我们再次回到我和老师的对话中来,回到个案的进程中。

就是在这个时间点上,我已经完全进入了当下的状态。我想再重复一下老师的原话,因为在他说完这一段话之后,我就完全的进入了当下的状态:

老师的原话是:“在我们的关系里面,如果要让你全然的待在当下,首先我自己必须要全然的待在当下,并且呢,负起自身很多的责任,不把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那,不让你一个人去独自承担那个包袱,不让你一个人去承担那些内疚,那些后悔,是真的要负起我们关系当中我的全部的责任。是的,我正在全然的关注着你,和你待在当下,我也看到你脸上的泪水,我看到你正在看着我,我感到和你连接上了,我感到很愉悦,我很感恩我们的这份连接,我被触动到了,是很深的被触动了。

接着老师问我:“你现在是什么感受啊?”

我快速又简短的回答:“我现在不想回应你,因为我一说话可能这个感觉没了”

老师回应到:“那就不用说话,我很愿意做说话的那一方。我可以看到你的手正在和大地连接着,我可以看到你的努力,很努力的待在当下并且维持在我和你的连接里,这一切,我都看到了,我为此也很感恩和感动。就在之前我说的关于你的难以捉摸神秘的那个特质,我现在对这一特质有更多的理解了,在这个特质下隐藏着很多的脆弱,并且,我同时明白,你在那个脆弱的地方是多么的渴求支持,需要支持。”

老师继续说,“你现在看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你完全像另一个人,就好像你完全从那个迷雾中走出来了,我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你了。就好像我是第一次才看到你,我感到很感恩,很愉悦,也很珍惜。你现在的感受是怎样的?”

我说,“我觉得很感动,不过我还还是不想说话”

老师说,“啊,只要一说话就自动跳到另一个状态,语言很狡猾的。好吧,那我想最后再做一件事情,我想知道就我们刚刚建立的这个连接来讲,什么样的距离对于你是合适的?我会试着朝前进和向后退,你只需要点头和摇头就可以了。”

然后维纳老师就开始调整他和我之间的距离。

当我们之间找到了最合适我的距离之后,他继续开始说话,“这就是我在支持着你,在你感到最舒适的距离上,不是太远,也不是太近,对于你来说刚刚好,因为我知道,如果我靠的太近了,对于你来说就太过了。”

当老师说到这的时候,我的内在……的那种情感喷涌的往外爆发。

那个时刻的我,感动的泪水挂在脸上,我居然完全都没有想眼泪挂脸上好看不好看的问题。我双手就这样继续的压在地毯上,沉浸在所有的感动中。

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维纳老师的姿势和我的姿势居然是一样,我看到他的双手也是同样压在地毯上。

我当时看到了一个画面,就是有一股金色的光波,半米左右宽,连接着我和维纳老师的双手。我是完全的和另一个人连接上了。

到这里,个案例过程就讲完了,这是一次经典的“我和你的关系”的示范,我和你的关系是完形的理论框架里的一个模块。完形又分成后现代完形和经典完形,后现代完形更注重关系治疗,经典完形更强调个人责任。

接下来,我想谈谈这个个案的“神奇“之处:

首先这个个案把我从困扰了我十多年的羞耻感中解脱了出来。羞耻这个包袱一直重重的压着我,现在终于卸下来了。

我觉得轻松自在多了。

也因为卡在羞耻的能量里面,35岁的我从来没有进入公司上过班,结婚8年也不愿要孩子。这次治疗后,此时的我已经就职于一家心理学的大公司,并且正在积极的尝试生宝宝。

因为羞耻的能量移除了,内在其他的能量便可以自然的流动起来了。也就是说,我的内在因此更有力量了。于是,我可以面对生活中更多的压力,比如工作,比如养育一个宝宝。以往我会回避这类事情是因为内在没有足够的力量应对这类事情带来的压力。

可是回避这些事情带来的压力的同时,我也回避了宝贵的人生体验。我不想白活一场,因为生命在于体验。

关于之前谈到的讲英语的事情,现在的我也没有障碍了,依然说的不算好,可是是我已经“敢”了,小小的一个“敢”字对我来说得来不易。

除此外,在这个个案中,我体验到的至少有5分钟时长的高峰体验,这个高峰体验是治疗我的关键因素。

听说女人分娩后,有的女人在带小宝宝的时候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类似的高峰体验中,然后这个女人会变的柔软,慈悲,宽容,喜悦。

每一个人的高峰体验或许不同。

我的这个高峰体验,有点象是感情的彭涌,又好像有一个光体在身体里面往外扩散一圈圈的能量,我想,这就是全然被理解被支持被看见的一种感觉。这个体验非常美好,可遇不可求。真正的被支持,被理解,被接纳,并不是从语言上做到的,而是直接在身体感受上实现的。这个体验直接就改变了我的内在系统。

从2017年1月3号做这个个案到今天一共2个半月的时间。我可以很肯定的说,困扰我多年的羞耻感的问题被根治了,我每一天都在享受和认识全新的我自己。

我觉得我的人生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正慢慢的绽放开来。

关于这个案例,还有一点让我佩服的地方,就是维纳老师准确无误的共情。从维纳老说是他需要来承担责任这句话开始,一直到案例结束。在这个过程中,至少有20多分钟的时间里,维纳老师说了很多的话,这期间,他居然一句话都没说错。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我心里面的话,这些心里话,如果让我自己说是说不出来的,可是当他说出来的时候,我觉得他说的对啊,这就是我的需求啊。我怎么自己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啊。这个老师,仅认识我四天的时间,居然可以共情到这种程度,一个字都没有说错。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想,这只有完全的和我同频才可以做到,不然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只有完全的感同身受才有可能啊。

一个治疗师,怎样才可以完全的感同身受他的来访者呢?我个人理解是,维纳老师的身体已经修炼的就像一个纯粹的感受接收器一样,他接受到我的感受后他再通过他自己的身体去觉察,然后再把他觉察到的感受变成语言从他的口里说出来。所以他可以一个字都不说错。

这也是为什么做完形治疗师对身体觉察的要求是很高的,这也是学习完形需要狠练内功的原因。

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维纳老师他是从13岁开始打坐吃素一直到现在,他内在已经修炼到了很纯粹的状态。所以他才能准确无误的说出我的全部感受。


扩展阅读:

育心烟台心理咨询中心

烟台心理专家

心理咨询案例分析

免费在线专业心理测试

在线心理测试(官方版)

媒体采访报道

在线心理测试

心理咨询须知

联系我们的步骤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为了保护来访者的隐私以及避免咨询冲突,请您务必提前预约咨询。
咨询热线:0535-6286807
     :150 53551561
     :131 81621806
预约电话:150 53551561
预约微信:150 53551561
QQ:78987686/876800586
详细路线:烟台市芝罘区庆善街27银都财富中心西10楼1007(南大街振华购物中心东临)
公交路线:1/2/5/10/21/22/42/43/44/45/51/
62/80/86到振华购物中心或者鑫会金行下
烟台心理咨询


我要留言
友情链接: 烟台心理咨询 中学生心理辅导 周瑾新浪博客 抑郁症强迫症心理咨询 媒体报道 心理咨询案例 烟台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烟台心理医生 烟台心理咨询师 烟台青少年心理咨询 烟台育心心理咨询中心 烟台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