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心理咨询,烟台青少年心理咨询中心,烟台育心心理咨询中心,烟台心理咨询师
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亲子关系 » 夫妻关系心理咨询看伴侣治疗
夫妻关系心理咨询看伴侣治疗
作者: 来源: 烟台心理咨询 日期: 2017-11-13 点击数: 5
伴侣二人为什么要攻击彼此,为什么要吵架?那是因为伴侣双方对于表达自己的委屈、受伤、难受、不被尊重……时,并不明白如何正确的表达,因此造成对方的自卫。没有一个人愿意与别人吵架的,其实人们的天性,无论是东方人或西方人,人人内在都有“和谐”的渴望,因为我们的天性就是希望被喜欢,不愿意让人不舒服,所以吵架或攻击对方都不是任何人的本意。但是,我们从小由于只被教育不要去破坏别人,伤害别人,却没有学习到如何正确的表达自己的受伤的或觉得不被爱,或是受挫的感受与体验。
 
争吵与攻击的事实
 
    罗伯与玫瑰是一对来自越南的华侨美国人,他们已经结婚50年,生有3个孩子。孩子们都长大成人,而且个个优秀。有一天,我们一块去吃饭的时候,罗伯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有很多人到了年老的时候离婚?”“我知道呀!”我回答。玫瑰在旁边一边静静的听着。罗伯又问:“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才离婚吗?”“有一些研究指出,是因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为了孩子而忍耐彼此。等到孩子们长大了,离开家后,他们再也没有任何顾虑,所以就分开了。”我将我的了解告诉了他。罗伯若有所思,而玫瑰开始发表意见了:“离什么离呢?都忍了一辈子还离干吗?”罗伯回应:“总是要过一段的轻松日子吧!忍耐是有限度的。”他脸上的肌肉有些颤动。玫瑰反击:“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心眼很小,忍受力太弱。看我们女人就比你们强多了。”玫瑰的脸上倒是出现了一抹笑容。罗伯很不高兴的说:“是呀!你不知道就是你们女人的‘心眼大’所以把男人都吓跑了。如果这个世界只剩下你们女人,看你们怎么活。”玫瑰不甘示弱:“我告诉你,没有你们男人女人照样活得好好的。”罗伯的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他已经很生气了。但是他吞了一口气,发话:“我不跟你说了,好男不与女斗。那怪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跟你讲话就是对牛弹琴。”他也开始攻击玫瑰。玫瑰没有看到罗伯的脸色,或者看到了也不在意:“你就是这样,讲不过人家,就攻击人。不说就不说,没什么了不起。”然后,面向我说:“他每次都是这样。我也没有说什么不对呀!我只是分享了我的意见而已,至于这么攻击人吗?”玫瑰显然觉得很委屈,而罗伯也觉得很不舒服。我坐在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好。
 
    罗伯和玫瑰这种方式的交流已经是一种习惯,我们做邻居十多年了,基本上他们只要沟通,这种“对着干”的方式,是个常态。特别是玫瑰,她总是要和罗伯有不同的意见。她常常在和我散步的时候,告诉我说,她的牺牲是很大的,因为自己是个研究生,但是为了三个孩子却待在家里成为家庭主妇。罗伯回到家中从来不做家事,因为他觉得自己在外面赚钱很辛苦,回到家里就是要休息,他认为玫瑰在家里就是主内的,所以她应该照顾家中的一切。这就是分工合作。玫瑰看法却不一样,她觉得带小孩子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罗伯应该帮忙。但是同时,她因为没有出去上班赚钱,内在有些自卑,一方面觉得自己没有赚钱,价值比较低,花钱的时候,总是担心罗伯会批评。即使罗伯告诉她放心的用钱,但是她买东西的时候一定要得到罗伯的同意。有时候罗伯认为不需要买的东西,玫瑰又觉得很生气,认为罗伯不支持她。但是另外一方面却又觉得不上班又不是自己的错,是因为孩子的原因,而孩子又不是自己一个人的。
 
    她内在很矛盾—觉得罗伯辛苦了,不做家事也是可以的,但是同时又觉得委屈。她没有表达出来,因为从小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觉得要做个贤妻良母,就要有女性的忍让。但是久而久之,她就越看罗伯越不顺眼,觉得他大男人主义。不敢当面反对他,就在交流的时候,总是跟他有不同的看法。
 
    攻击、吵架的第一个事实:伴侣不知道如何正确的告诉对方自己的难受与不舒服,也不明白自己的委屈与受伤感被深深的压抑了。
    我们继续罗伯与玫瑰的故事:
    有一次,玫瑰邀我散步,她又开始诉说罗伯的自私与大男人主义的行为。我就很直白的问她她:“你是否觉得很委屈,很挫折?”她想了一下,眼泪就流了下来。“是的!我觉得很难过。我活得很累!”她开始诉说她与罗伯的关系。 我听了一会儿,之后直白的告诉她,她与罗伯的沟通方式似乎是在攻击罗伯。玫瑰睁大了眼睛说,“没有呀!我从来不攻击人的,我连鱼都不敢杀,怎么会攻击他呢?”我问她:“那么,为什么罗伯说的每一句话,你都有要反对呢?” 玫瑰说:“我只是表达我个人的意见而已呀!难道这也不对吗?”
    一方面,当一个人在“反抗”“批评”对方所做的、所感受的、所想的东西时,甚至“指出”对方的错误时,很多时候,他并不真正的认为自己是在批评对方,因为他认为自己只不过说出了客观的事实,或是讲出自己认为的真理而已。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帮助”对方看到他的盲点或需要改进的缺点,甚至只是表达自己的看法罢了。虽然他也担心对方会不高兴,但是基于“爱”,有这个必要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另外一方面,被批评的一方在做反击的时候,很多时候也并不很清楚自己是在反击对方或是跟对方吵架,有时候他能觉察到自己是在自我保护,但很多时候并不觉得自己是在自我保护,他只是想要告诉对方,对方的指控是不正确的,对方的批评是错误的,甚至是误解的,他必须告诉对方“真实”是什么,也想帮助对方了解他的错误,并且“真正”的认识自己。他也是基于“爱”来表达真实的自我。
 
    攻击与争吵的第二个事实:双方并不真正的“明白”自己是在攻击他人或与他人争吵。
    玫瑰并不认为自己是与罗伯争吵,也没有了解自己在攻击罗伯。她认为是罗伯的霸气与大男子主义令她抓狂。她认为她将她的青春都交给了罗伯与这个家,是罗伯不懂得她的心,是他总是批评她,她才是受害者。她觉得我冤枉了她。当然,我并不觉得玫瑰要负所有的责任。这是双方的责任。我就跟玫瑰说:“这样好不好,我们找一天约罗伯来谈一谈他的看法。我相信罗伯也会觉得是你在找碴,是你不了解他,是你在批评他。你们沟通一下,如何?”玫瑰同意了,她认为罗伯错得多,而且,有事实可以证明是罗伯不对,他没有办法不承认的。她信心满满。
    有一天,罗伯、玫瑰和我一起去喝咖啡。在席间,我们提起了那天我们吃饭时讨论到老年离婚的那件事。我问罗伯的感受。罗伯立马很生气,他觉得他受到玫瑰的压抑,就像在平常的生活中的很多情况,玫瑰总是批评他,攻击他,与他唱反调。他常常不想回应她,免得吵架。但是,不讲话,她也要生气,表达意见了,她又觉得他强词夺理。他觉得无奈与不知所措。他其实很想离婚。玫瑰听到罗伯的这一番话,睁着大眼睛很惊讶的样子。她没有想到罗伯是如此的委屈,她也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会批评的人。她的眼泪再次的掉了下来,她对罗伯感到很抱歉,同时也觉得自己很委屈,因此,她也告诉罗伯她的感受与体验。当她讲完之后,罗伯同样的很吃惊。他也向她道歉。
 
    攻击与争吵的第三个事实:即使知道自己是在吵架或攻击对方,但是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有责任的。
 其实伴侣并不想知道自己是在与对方争吵或是攻击对方,纵使理性上认知到自己是在与对方争吵或是在攻击,但是彼此都不愿承认自己是有责任的,而只认为是对方主动的攻击,是对方开始争吵的,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责任,是对方应该负责任的。伴侣往往以为自己是很能自我掌控的,觉得自己是被动的,只不过想要澄清事实,如此而已。他会觉得对方应该承认主导,反而会生气为什么他不愿承认自己是在争吵,自己是在批评他人?
    伴侣没有一方愿意承认自己是在攻击或与别人吵架,因为攻击别人或与别人争吵是不好的,是不对的。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认为那是错误的,而我们不愿做错。我们“应该”是好人,好孩子,我们不会也不应该与别人吵架的,更何况攻击别人?因此,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在跟别人吵架,或指责他人。事实上,双方都有责任。
    罗伯与玫瑰这对伴侣,就都不承认自己是指责与批评对方,更不接受自己是攻击的人。他们其实都受了伤,很挫折,很委屈,很难过,但是,都没有对彼此说真话。事实上,双方都是互负责任的。
    当罗伯与玫瑰彼此道歉讲真话的时候,他们同时也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很自责,尤其有我在场,我毕竟是个外人。所以,当他们和好之后,告诉我,也告诉彼此的话是“我们不应该吵架的,既然是夫妻,就要好好沟通,不要吵架,尤其不能攻击人。”他们相约,下次绝对不要吵架,吵架不是好事,也会影响到孩子。我是很同意他们不要吵架的意愿,也很高兴他们想到了孩子。但是,我却担心,如果只是停留在“不应该”吵架或是“不应该”攻击人,那么真的能够达到良好的交流吗?
 
    吵架与攻击的第四个事实:我们不应该吵架或攻击对方。
    我们都认为我们“不应该”吵架或是攻击他人,这,其实就是伴侣会吵架的根本原因。一定有人会很好奇的问,难道不对吗?难道我们应该吵架或攻击人吗?从小我们所受到的教育,就是要我们学习用“忍耐”或“温和”的方式来面对被误解,被冤枉的情况,因为如果我们不忍耐而“发作了”,我们会造成别人的不舒服,会令别人生气,会让别人难过,这样就会得罪别人,会惹人讨厌。于是,我们变得虚伪与压抑。忍耐与压抑的结果并不会使我们的内心接纳自己的冤枉与委屈。这些冤枉与委屈的难受就被强压下来,转换成负向的能量积存在心中。
    这种负向能量是会不断的累积的,直到有一天受不了了,它就要爆发出来。这种爆发的威力,是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很多伴侣就在暴力的情况生活。严重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我在中学做辅导工作的时候,就有一个学生亲眼看到她的母亲被她的父亲杀死。这个影响造成她一生的恐惧—不仅是对婚姻,而且对很多的人际关系。
    所谓的暴力,包括了情绪暴力,语言暴力、精神暴力与肢体暴力。玫瑰与罗伯的互动方式,实际上就是语言与情绪的暴力,甚至是精神上的暴力。但是,由于他们的“不应该”认知,导致发生了争吵与攻击的情况还不承认。如此,他们就不断的合理化的告诉自己,“我不是批评他,我只是想告诉他,他的错误。我其实是爱他的呀!”“这是一种比较强烈的爱(tough love),他或是别人不能理解,我也会承担起这个责任来。总有一天他会明白我的用心的。” 这种合理化
    只是自我防卫机制的一种方式,是自己不愿面对的一种把戏。伴侣不得不慎呀!
 
攻击与争吵的真相
 
    吵架与攻击,往往是在无法看到自己与对方的双向真实,而只有在自己的强烈感受中无法控制时,才会发生。人们一旦有了强烈的情绪,最想要的就是“释放”它,否则是非常痛苦的。但是在释放情绪之前,却没有为自己与对方留个空间和距离来觉察一下自己与他人的内心与真相,完全凭着“反应”式的回应来对付对方。一旦情绪释放了之后,严重的后果已造成,后悔就来不及了。所以,在做出任何“反应式”的回应前,最好先了解一下(觉察自己,觉察他人)事实的真相是什么,然后再做反应也不迟。一般而言,攻击与吵架的真相有几个:
 
1、第一个真相:当伴侣在攻击或批评对方的时候,都会受伤,因为每一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有感觉的,有自尊的,玫瑰与罗伯的交流,就是最好的例子。当他们听不到对方而只有自己的感受时,所说的语言就像刀子一样扎在对方的心中,这是伤人的,所以,他们都委屈,都愤怒,但是却又都忍耐着,压抑着。
 
2、第二个真相:伴侣在争吵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想说出一个隐藏在批评、攻击下的一个讯息,只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是什么。当玫瑰与罗伯谈老年离婚的话题而无法谈下去时,玫瑰反击:“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心眼很小,忍受力太弱。看我们女人就比你们强多了。”她其实是很想要告诉罗伯,我已经忍了一辈子了,你以为你们男人有什么用呢?这么点小事都忍不了,还是个什么男人?我太委屈了,但是我还是能够忍下去。我实在是瞧不起你。当罗伯说:“我不跟你说了,好男不与女斗。难怪孔子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跟你讲话就是对牛弹琴。”他想表达的是,你就是这么难缠,难搞定,我真的没有办法,特别难受,也难怪孔老夫子也对女人没有办法,更何况是我呢!既然没办法交流,那么就算了吧!讲不过你,躲你可以吧!他其实是逃避以避免冲突。
    他们借着吵架,来表达内在压抑的东西,但是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更不用说觉察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
 
3、第三个真相:伴侣如果能暂时稳住自己想要攻击或争吵的情绪,而尝试着去聆听对方,去听到对方表面语言下的“真正”意思,并且去理解它,那么争吵就不会发生了。
    在生活中,由于家庭、学校与社会的教导,我们不能真实的表达自己的有负向结果的情绪,因此,我们就迁就与忍让。吵架或攻击,常常发生在忍无可忍的时候所采的的方式,很多时候也不是有意的,但是已经控制不了。就像第二个真相所表示的,任何争吵就是想要将平常不敢说的,不能表达的说出来。然而真相是,吵架与攻击却不仅帮不了伴侣说出真正想表达的,反而因为杀伤力太大而又再次模糊了交流的焦点,而将注意力放在了“谁错谁对,谁不承认错误,谁又没有修养,谁又伤害了谁。”上面,反而没有能力听到彼此的心声。
    玫瑰与罗伯在讨论离婚的沟通上,就是在彼此的攻击中结束,然后带着伤害回去。直到下一次的交流,又呈现同样的循环模式,只是会比上次更严重,因为上次的伤害并未处理,是个雪上加霜的局面。如果他们能够慢一点对对方所说的回应,而是去听到话外之音,或是去理解对方想说什么,相信争吵与攻击就一定不会发生了。
 
4、第四个真相:当伴侣在争吵时,他们其实是挣扎着将自己的一些感受与想法,借着争吵或攻击来告诉对方。伴侣往往并不知道,甚至知道但却做不到除了争吵与攻击外,是有其他比较适当的方法来帮助彼此达到良性沟通与交流的。
    吵架与攻击是不得已的,它们只会让事情的处理胶着在一个很困难的状态下。有人告诉我说,有的心理学家认为,吵架也是一种沟通方式,而且是可以被鼓励的。是的,吵架的确是一种沟通方式,但它却是为了“打破”伴侣之间冷漠的,逃避的与僵局状况而用的。在生活中,很多的伴侣由于害怕冲突的发生,所以采用了不面对。然而,这不仅对事情没有好处,反而造成了更大的困扰,因为躲避只会使彼此的关系越变越糟,内心的恐惧越加越深,时间久了之后,终究要变成退缩无望的情况,如果还不处理,就会导致问题的积重难返,最终造成分裂。所以,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形下,用吵架或攻击的方式,可能会是一个转机。但是,这时的吵架或攻击,伴侣不能失去理性,而且要有能力来把握分寸,以便创造一个交流的机会。只要有交流,就有激活彼此关系的可能性,逃避或僵局才有可能消弱甚至解除。然而,这是最最不得已的,因为在没有有能力的协助者在场时,吵架很容易会产生破坏力的,除非,双方是在有觉察能力下,有足够的成熟度时进行。
    玫瑰与罗伯在我的帮助下,容许双方说出自己的委屈与想法,并且也创造了空间听到对方的感受,因此,他们可以彼此道歉,进而相约不再吵架。这就是说明了,伴侣需要学习更好的的方式来交流沟通。没有天生就不经过刻意的学习,就能够有良好的沟通的伴侣,有深度关系的伴侣,他们的沟通是往往是经过长时间的学习而得来的。
 
5、第五个真相:当伴侣攻击与批评对方时,不仅仅是要发泄自己的情绪,说出自己的想法,在潜意识里他还想要与对方抗衡,以使自己取得“胜利”的位置。这种胜利,会让他感觉到暂时的满足。然而这种赢了的快感会很快的消失,进而带来更大的自责。
    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在还没有达到成熟的地步时,权力抗衡(power struggle)是基本的互动把戏—我比你强,你是弱者。我不会错,是你的错。德国心理学家阿德肋的理论就讲的是,人的一生就是以与别人,与自己竞争为目的。这个要赢过别人的心理,其根源是来自于“我不够好”的自卑心理。人们有一种只允许自己说自个不好,但是别人却说不得自己的心理情况。争吵与攻击,就是想要取得优势的一种方式。人们可以一直吵架与攻击对方,而且情绪也会越来越高涨,因为他要的就是对方服输。对方输了的一个表象就是,他先闭嘴。当对方闭嘴时,那个说了最后一句话的人,自我似乎就能得到一些满足。但是,说来也矛盾,等到真的在抗衡中得到胜利时,内心其实是很自责,很害怕的,很多时候还是很后悔的。
    有些人在这种权力抗衡的情况下,嘴巴说不过对方时,就用肢体暴力,等到打了人,杀了人之后,后悔已经为时已晚。然而,人们却不长记性,因为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为了保护来访者的隐私以及避免咨询冲突,请您务必提前预约咨询。
咨询热线:0535-6286807
          150 53551561
          131 81621806
预约电话:150 64525995
QQ:876800586
 邮箱:yantaiyuxin@163.com
详细路线:烟台市芝罘区庆善街27银都财富中心西10楼1007(南大街振华购物中心东临)
公交路线:1/2/5/10/21/22/42/43/44/45/51/
62/80/86到振华购物中心或者鑫会金行下烟台育心心理咨询中心
烟台心理咨询


我要留言
友情链接: 烟台心理咨询 中学生心理辅导 周瑾新浪博客 抑郁症强迫症心理咨询 媒体报道 心理咨询案例 烟台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烟台心理医生 烟台心理咨询师 烟台青少年心理咨询 烟台育心心理咨询中心 烟台心理咨询